right
PROGRAMME
您的位置:首页 > 招商 > 资质荣誉 >

点击返回首页

人才头衔应回归荣誉

2018-01-13 信息来源:www.mrmhw.com 编辑:admin 阅读次数:

 
 
人才头衔应回归荣誉  
 

■本报记者 韩天琪

最近,一年一度的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正在评审当中,评审结果预计将很快揭晓。作为目前最受关注的人才计划之一,长江学者由于名额很少,竞争一直非常激烈。

教育部科技发展中心主任李志民表示,为了使“长江学者”评审更加公平公正,教育部每年都会对申报材料与最终评审结果进行总结分析。据对过去某年的申报材料进行统计分析,当年计划共评出特聘教授150人,申报特聘教授的材料约2300份,概率约为6%。在评审过程中,每份申请材料选通讯评审专家共15人,10人从国内同行中随机遴选,5人从国外专家中遴选。根据通讯评审情况,再遴选出优秀者进入会议评审阶段。

那么,我国人才计划头衔的设置与评选对学术界有哪些影响?《中国科学报》记者就此采访了相关专家。

各种“帽子”满天飞

“现在的人才头衔非常多,国家层面、地方都有很多人才计划。”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副研究员杨国梁在接受《中国科学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国内目前比较强调人才计划头衔,这确实是我国科技体制中比较明显的一个现象。

“各种‘帽子’满天飞,与此相对应的是各个单位把这些‘帽子’作为评价的指标。”在北京科技大学教授潜伟看来,造成人才计划头衔激烈竞争的原因之一是大学之间的竞争,“大学之间的评价指标有师资指标,这导致大学有很大的动力去聘请有人才头衔的师资。最终形成了有‘帽子’的人身价越来越高的局面。很多学校因为被其他学校高价挖走了有人才头衔的人才,最终‘被迫’加入了抢人才头衔的大战”。

据潜伟介绍,教育部因此出台了一些政策,防止高校之间,特别是东部高校从西部高校挖人才。“但是这种现象屡禁不止,通过行政命令改变还是很难的,唯有加强高校自身建设和引入公平的竞争机制,才可能有所改善。”

人才“头衔化”

“国家设计各种人才计划的初衷是为了促进人才的成长,但在实际过程中也未必全是正面作用,也有一些负面影响,比如能否对人才起到真正的激励作用,是否有可能造成科研人员的急功近利等等。”杨国梁认为,人才计划在现实操作过程中可能产生以下影响。

一是影响人才间的正常竞争。“有科研人员戏言,45岁是个坎,45岁评上人才头衔的可以靠着这项头衔拿到很多资源,而没有评上的因为没有再参评的资格了,科研积极性会受到一定的打击。”

二是在课题申请和评审过程中,对有人才计划头衔的科研人员过分看重,造成了课题申请重“头衔”,用“头衔”去获取课题和奖项。而对课题申请究竟有多少创新价值和研究价值被掩盖或淡化了。

三是附加在各种人才计划上面的东西太多了,在一定程度上扰乱了人才成长的规律。“本来人才是按部就班的成长,现在因为年龄的限定,揠苗助长、急功近利等等现象都存在。”

四是加剧了学术界的“马太效应”,有人才头衔的掌握了很多资源,而没有人才头衔的很难有什么出路。

五是这项制度本身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一些不好的现象,比如有人才头衔的科研人员有很多兼职。

六是扰乱了科研人员的正常工资体系,很多高校为了抢有人才计划头衔的人,开出天价年薪。

潜伟也深有同感,“我国各人才计划评选时把是否获得过其他人才计划头衔、各种级别的基金和项目作为评选标准之一,形成了‘赢者通吃’的局面。但获选人才计划头衔是由很多因素决定的,学术水平并不是唯一决定因素。”

人才头衔不应与利益挂钩

杨国梁据其在英国和德国等的访学经历告诉《中国科学报》记者,国外的很多人才头衔是荣誉称号。“荣誉称号比较典型的是院士,但与国内不同的是,国外很多学术界的荣誉称号并不附加特权,比如斯坦福大学给诺奖得主的‘特权’仅仅是提供一个免费车位。从支持人才成长的角度,也有很多人才计划,包括年轻人才成长的计划等,有一定积累的学者也有相关的人才计划,比如德国有‘洪堡学者’,英国有‘牛顿基金’,这都是对人才成长的支持。”

同样的,国外的人才计划获得者也没有在项目申请等方面享受“特权”。“比如成为‘洪堡学者’之后,可以加入‘洪堡学者’的网络,与其他洪堡学者的联系更加方便。除此之外,没有什么特权。”杨国梁强调,国外在评选人才头衔和人才计划时有两个特点,一是更关注科研产出,而不是投入;二是更重视同行评议。


上一篇:中山再添“国字号”荣誉 下一篇:泰康人寿青岛分公司斩获“2017年度新闻报道宣传工作先进单位和先进个人”双项荣誉

 关于我们 | 网站地图 | 版权申明 | 隐私保护 | 货到付款 | 招聘信息 | 联系我们 | 广告服务 | 疑难解答 | 帮助中心 

网站备案:粤ICP备091426159号

版权所有:美容门户网 Copyright © 2007-2015 提醒您谨防假冒与抄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