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时尚前沿 > 无可取代的潮店 colette:始终走在时尚前沿的秘诀

无可取代的潮店 colette:始终走在时尚前沿的秘诀

2018-05-15 16:27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admin

colette 坐落于巴黎 Saint-Honoré 大街213号,距离旺多姆广场和杜乐丽花园仅几步之遥。这间潮店在巴黎的地位就如同...

无可取代的潮店 colette:始终走在时尚前沿的秘诀

2017-04-07 17:36 来源:iD中文官网 巴黎 /设计 /时尚

原标题:无可取代的潮店 colette:始终走在时尚前沿的秘诀

colette 坐落于巴黎 Saint-Honoré 大街213号,距离旺多姆广场和杜乐丽花园仅几步之遥。这间潮店在巴黎的地位就如同 Dover Street Market 之于伦敦,10 Corso Como 之于米兰一般,是整座城市的潮流聚点。在 colette 里,大到从超过10,000欧元的 Thom Browne 丝质亮片裙,小到几欧元的有趣小玩意儿都应有尽有。如果你运气好的话还能在此偶遇 Rihanna、Kate Moss、Pharrell Williams,或者是“时尚大帝”Karl Lagerfeld 也说不定,毕竟他也是 colette 最忠实的顾客之一。

20年前,商人背景的 Colette Rousseaux 从 Sentier 来到巴黎一区,她毕业于 Ecole du Louvre(卢浮宫学院)的女儿 Sarah Andelman 当时正在《 Purple Magazine 》实习,母女二人联手创办了 colette,让艺术、时尚、设计、音乐和街头元素共存一室,直至今日。

无可取代的潮店 colette:始终走在时尚前沿的秘诀

摄影:Noah Kalina

无可取代的潮店 colette:始终走在时尚前沿的秘诀

位于 colette 地下一层的 Water-bar

现在,每天平均有1000人光顾 colette,时装周期间甚至每天会飙升到4000人。colette 致力于搜罗时尚精品,同时扶植年青一代设计人才。这座时装圣地在过去的20年间累计售卖超过8600个品牌:Comme des Garçons、Thom Browne、Gosha Rubchinskiy、Simone Rocha、Palace、OAMC、Delfina Delettrez、Sies Marjan、Edward Bess 等等时装品牌,并且相关的科技产品、限量书籍也均有涉及。店内还会提供饮料和甜点,位于地下一层的 Water-bar 提供超过100余种口味的饮品。

在 colette 迎来20周年之际,i-D 法国团队采访了这家店的创始人,典型的巴黎低调女人 Sarah Andelman。听她讲讲 colette 开业以来历经了怎样的变化,和作为20年来始终走在前列的巴黎潮店究竟有何秘诀。

创立之初的 colette 是什么样子的?

在1997年开张之初,colette 并不起眼,甚至没有受到时装行业的注意。当时 Saint-Honoré 这条街还很冷清,之后店铺受到关注,还要归功于我们将完全不同的产品进行混搭陈列,给顾客以全新的感受,激起了他们的好奇心。我们认为通过这样的方式, Colette 帮助许多纽约和伦敦的品牌凸显了卖点。当然,也有人指责说,“这么做没什么用,这家店不会长久的。”但我丝毫不会被负面评价影响,还是一如既往地专注于店铺的发展规划,事实证明这样做是对的。虽然店铺一时获得了很多媒体的报道,但对营业额的提升缺帮助甚微。因此我们将目标锁定于那些习惯到单一品牌专卖店消费的海外顾客,不惜下大力气吸引他们,让他们走进品牌集合店的大门。

colette 售卖的第一个品牌是什么?

成立之初我们在售卖街头服饰,从第一天起,colette 就开始销售诸如 Reebok, Adidas, Nike, New Balance 等运动品牌…… 也有 A Bathing Ape 的T恤,后来引入了 Supreme。在巴黎这座时尚聚集之都的启发下,我们开始引进 Prada, Comme des Garçons 等大牌,以及 Hussein Chalayan 和 Alexander McQueen 这类的设计师品牌,像 Jeremy Scott 的设计和像 Bless 这样的品牌也能在 colette 买到。colette 不会给某个品牌设立特别区域,把各种单品进行混搭是我们最重要的宗旨,在店内模特的身上你会看到各种不同品牌的单品被搭配在一起。之前我们会在每周二晚上花整整一夜来更新店内布置,后来考虑到员工熬夜影响健康问题,就把时间改到了每周日。

无可取代的潮店 colette:始终走在时尚前沿的秘诀

colette x NIKE Air Woven

最近时尚圈怀旧的声音不绝于耳,你怎样看待过去几年间时尚业的变革?你会怀念过去的某个特别时期吗?

不,一点也不。除了60到70年代以外,没什么值得怀念的。当然,我还是十分庆幸能够看到 Alexander McQueen 天马行空的时装秀,见证 Marc Jacobs 初出茅庐,目睹众多时装品牌在千禧之交,如雨后春笋般涌现。十年前,或者说五年前,没人能够预料如今 Alessandro Michele 重振 Gucci,也没人敢想 Demna Gvasalia 会入主 Balenciaga。谁能想到设计师 Christopher Kane 会把 Crocs 洞洞鞋带入T台?我做梦也没想过 colette 的店里会售卖这些产品!这就是时尚,从不缺少惊喜,也没什么约定俗成的规则。有时我会对那些依旧奋斗在时装圈内,但已不复往日之势的设计师感到惋惜。相比之下,像川久保玲 和 Junya Watanabe 这样始终占领时尚高地的伟大设计师,更显得难能可贵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